您的位置首页  沈阳资讯  新闻

新华,兽性大发之为虎作娼每日电讯

原标题:新华,兽性大发之为虎作娼每日电讯

  Common sense,中文一般译为常识,指的是“用正确的判断做出明智决定的能力”。常识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生存本身依赖常识。基本的如绿灯行红灯停、刚烧开的水不能马上喝、挤公共汽车的时候看好钱包等等。高级一点的比如什么场合什么打扮、见什么人说什么话等等。正式教育可以给人专业知识,常识更多却是来自生活。两相比较,后者的“格”仿佛低一些,无需各种考试和证书,大街上的人都懂。

  实际不然。比如“人都是要死的”这条常识。

  世界卫生组织《2013年世界卫生统计报告》称,中国的人均寿命预期为73.5岁,在全球184个国家和地区中名列第83。日本第一:83岁。联合国2014年发布的一项报告预测,300年后,全球人均寿命将达到95岁,日本更将突破百岁。维基百科显示,目前已经证实的最长寿者是法国人让娜·卡尔芒,她在1997年8月以122岁零164天的高龄去世。

  不需要这些数字,大家也知道,生命最多就那两三万天,然后是再也醒不过来的“长眠”。换成医学语言,即全身各组织细胞生命活动和新陈代谢完全停止,并且相继出现尸冷、尸僵、尸斑等现象。但热爱生命的人总是那么多,从被高呼“万岁万万岁”的中国历代皇帝到英国大科学家牛顿,都曾通过各种化学试验探索永生的奥秘,结果重金属中毒,提前停止新陈代谢。

  关于死亡这个话题,更麻烦的其实是来生。这属于宗教的、哲学的、灵魂的领域,让“常识”显得低级,肤浅,庸俗。但灵魂存在吗?瑞士人雷托·施奈德著的《疯狂实验史》记载,《纽约时报》1907年发表过一篇报道,题为《医生认为,灵魂是有重量的》。文章称,马萨诸塞州黑弗里尔一位名叫邓肯·麦克杜格尔的医生在实验中发现,垂死者“咽下最后一口气”之后体重减轻了21克。用狗做同样试验,重量却没有一丁点儿损失。他的结论是:人的灵魂重21克。

  用科学技术的手段研究灵魂,这也是一种方式。但灵魂有时候不讲逻辑。在伍迪·艾伦的电影作品《月夜魔法》(Magic in the Moonlight)中,一个魔术师被朋友邀请去揭露一位自称能通灵的女孩。这位魔术师是坚定的无神论者,但因为骗子跟朋友串通表演得天衣无缝而中计,开始否定自己的理性,相信世界上有某种更伟大的存在,当亲人因为车祸生命垂危时向上帝祈祷——但在听见自己这番“鬼话”的同时突然被常识唤醒,揭穿朋友和女孩的骗局。在这个过程中,魔术师又违反常识,爱上女骗子,因为她的笑容“击穿他的灵魂”……

  艾伦·坡在短篇小说《任性之魔》(The Imp of the Perverse)里借主人公之口说出人类的一个怪癖:“我们这么做,因为我们不该这么做。”换句话说:人类就是任性,因为我们的欲望常常自相矛盾。小说讲述了一个男子通过给蜡烛下毒的办法谋杀了一个人并且继承对方的财产。多年以后,他发现,自己是这宗罪行的唯一目击者,因此百分之百安全,除非蠢到自己承认。可是,这时候,他已经对主动坦白的念头着了魔,忍不住采取自毁的反常举动,承认罪行,最后被处死。常识告诉我们不该为了钱财去杀人;但对于成功的杀人犯来说,隐姓埋名地活下去仿佛才是常识。这篇小说是负负得正,两个违反常识的举动得到正确的结果。艾伦·坡对人性还抱有一线希望?

  常识的另一个问题在于,它们并不那么常见。历史似乎证实了这句话。《人民日报》1958年曾发表过一篇文章,题为《一亩山药一百二十万斤》。文章描述了漕河人民公社用狗肉汤浇灌的一亩六千棵的搭架山药、计划培育成每颗500斤的大白菜以及亩产十二万斤的小麦。白纸黑字,具体详实,生动示范了如何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美国是一个独特的国家,或许因为它建立在常识的基础上。240年前,也就是1776年1月10日,托马斯·潘恩的《常识》(Common Sense)出版。这本小册子以通俗有力的语言论述了摆脱英国君主统治建立共和政体的理由,比如:由一个小岛来统治一片大陆很荒唐;美利坚不是“不列颠国家”,而由来自欧洲各地的人组成,有欧洲各地的因素;就算不列颠是美利坚的“母国”,其行为也更令人发指,因为没有哪个母亲会如此虐待孩子;英王的作用无外乎打仗和封地,换句话说就是让国家陷入贫困和争吵;人人生来平等,国王与臣民的区别站不住脚等等。

  今天看来,这些的确都是常识。但在当时的北美,君主制的概念根深蒂固,居民们也大都认为自己是英国人。潘恩的《常识》其实是一种先锋性革命性的认识,对13个殖民地的200多万人民起到醍醐灌顶的作用。华盛顿在指挥部队包围波士顿时命人把这本小册子读给所有将士听。美国第二任总统约翰·亚当斯说,没有《常识》作者的笔,华盛顿的剑亦是徒劳。

  不过,就算从“常识”起步的美国,反常识的情况也不少见:当年有黑人女性罗莎·帕克斯在公交车上拒绝给白人让座而被逮捕,如今有每年导致3万人丧生的枪支泛滥。《常识》的作者潘恩后来也因为写了《理性的时代》(The Age of Reason)成为反常识的牺牲品。他在这本书里分析证明,《圣经》是一本普通文献而非神的启示,基督教也只是人类的发明。他还批判教会的腐败和对政治权力的攫取。这本书引发普遍敌意,使他晚年凄凉,只有六个人参加他的葬礼。100多年后,第26届美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仍把他称作“可恶的臭无神论者”。

  所以,常识不是什么理所当然的东西,一些人的常识可能是另一些人的谬论。一个时代的常识可能是另一个时代的异端。常识有庸俗的一面——当它意味着顺应环境,也有英勇的一面——当它意味着挑战环境。常识是社会的镜子,映照出人类的欲望与斗争,郑重和滑稽。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